Make it official!

Subscribe to receive latest news about Hamilton and our novelties.

AMERICAN SPIRIT • SWISS PRECISION
請稍候……

奉獻影壇逾80載

皆因我們對優良工藝抱持同一份熱忱

 

觀賞電影之所以總是令人雀躍,自有其因,如大銀幕、環迴音效,令人全情投入另一個世界。

 

電影放映時,我們為之著迷。千般事物凝聚起來,引人進入導演的世界——音樂、劇本、演員、打扮、場景、服裝、配飾、燈光等等。我們並不察覺,一齣電影要成事,同一時間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要絕對完美。這就是電影的真締。

 

Hamilton漢米爾頓同樣期待電影登上銀幕,見證製片人的構想終於成真。  

 

我們比大部分人都明白,要實現一項計劃,需求投入多少努力、專注、熱情。在鏡頭的另一面,數百人全力以赴,確保角色外觀恰如其份、動作場面合理流暢。我們明白這一點,皆因從1932年品牌腕錶首次於鉅獻中亮相開始,我們便參與其中。

 

那齣電影正是《上海快車》(Shanghai Express),由Clive Brook、Marlene Dietrich主演、另外亦不少得Hamilton Flintridge腕錶與Hamilton Piping Rock腕錶。腕錶是不可或缺的道具,使劇情有圓滿的結局,一如《星際啟示錄》(Interstellar)中,Murph的腕錶拯救了全人類。

 

「我們攝製《星際啟示錄》時,邀請Hamilton漢米爾頓製作兩個重要的道具,也就是兩位主角的腕錶。腕錶在片中舉足輕重,因此必須完全符合我們的要求。我認為腕錶顯示了時間對劇情和角色起了重要作用。」

Nathan Crowley, Production Designer

 

 

 

Hamilton漢米爾頓另一次在電影中亮相的重要一刻,發生在1951年。榮獲多項殊榮的《蛙人海底戰》(The Frogmen),其製作團隊選中Hamilton Frogman腕錶,因其設計符合史實,訴說二戰時美國海軍潛水員的真實故事。本真特質和精準性能,使Hamilton漢米爾頓獲得青睞,以腕錶與角色搭配。 

 

不久,科幻世界也發出召喚。傳奇導演史丹利.庫柏力克(Stanley Kubrick)特地委託Hamilton漢米爾頓,為他執導的鉅獻《2001太空漫遊》(2001: A Space Odyssey)製作座鐘和腕錶。 

 

《珍珠港》(Pearl Harbor)是另一部需要Hamilton漢米爾頓潤色的電影,顯露角色的美國軍旅英雄本色。角色佩戴的腕錶,可塑造其個性。《火星任務》(The Martian)中,主角Mark Watney佩戴Hamilton BeLOWZERO腕錶,展現他的求生意志和自保能力。

 

依靠腕錶營造真實感的,不只是角色。沒有Hamilton漢米爾頓腕錶,《星際啟示錄》的劇情便無從進展,或是達到圓滿結局。

 

自大片問世之初至今,不論是動作片和科幻名作,以至荷里活巨星領銜的鉅獻,Hamilton漢米爾頓都是導演、佈景設計師、電影造型師的首選品牌。 

 

我們提供以至製作合適的腕錶,總是始於從創作過程的開端。您從完成的電影看見Hamilton漢米爾頓腕錶之前,我們花費多月構思、製作、修改或潤色腕錶,使其與角色相配。

 

如此熱忱,如此動力,如此創意和考驗,正是Hamilton漢米爾頓持續奉獻影壇的基礎,也是品牌腕錶亮相於逾500齣鉅獻的原因。這就是我們的品牌之道。

 

不過,主角不只屬於電影巨片和銀幕奇才。2006年起,我們主辦Hamilton漢米爾頓幕後英雄盛典年獎,為製片人的成就喝采,展露幕後人員的功勞。

 

我們亦與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(Savannah College of Arts and Design,SCAD)合辦特別項目,展望將來,支持新晉製片人。我們邀請學生以Hamilton漢米爾頓歷史為題材製作電影,禮讚品牌美國傳統,點出我們的許多重大成就。我們全力協助啟發下一代的幕後人才。

 

即使Hamilton漢米爾頓為影壇貢獻多年,看電影仍然令我們令人心跳加速——往後亦將如此。